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房布置图 >> 正文

【看点·缘】王母泪(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众望客栈的老板娘张凤仙这一段心情特别烦,白天干活丢三拉四,心不在焉;晚上睡觉常常失眠,展转反侧。她怀疑自已是“更年期综合返潮”症——张凤仙曾看到网上的一个贴子,说是美国的一个医生通过上万个实例调查,说现代都市人极容易患的就是这种病。而张凤仙拿自己的症状与帖子中所举的病例作了比较,结果发现二者竟然如此相似。

造成张凤仙心烦意乱的有两件事情:一是宾馆面临翻建装修,对于翻建标准至今与丈夫王忠旺意见不合;二是离家出走二十年的女儿王香雪突然在网上出现,张风仙夫妇二人对是否赶往两千公里之外看看女儿一事又发生意见分岐。

对于前者,做为家庭经济总管的张凤仙要一如既往地拍板决定,然而丈夫却一反常态坚决不同意!毕竟在客栈的翻建中有很多事情是要丈夫出面安排的,就这样别扭下去也不是个戏!

众望客栈地处丽江市郊区。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至今,已经经过了两次翻建,现在已经是双标独卫、液晶电视、席梦思床垫的标准客房。但是,如今“精品民宿”非常时兴,张凤仙认为这是农家宾馆的发展方向。众望的翻建必须以精品民宿为标准,那怕投进去几百万元也再所不惜。手头的钱是不够,走借货的路子还是能筹来钱的。但是丈夫王忠旺不这么认为。他说:农家宾馆嘛,这已经不错了。只是时间长了,显得有些老旧,再装修一新就完全可以再用好几年。再说,咱都是年过花甲的人了,尽量少折腾。手里有点存款就行了,留着养老吧!坚决不同意再大改大建!两人就这样僵在这里。

张凤仙这几天一直在网上浏览“精品民宿”的信息,越了解越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反过来再与丈夫商量,越商量王忠旺的态度越坚决。

提起女儿王香雪,张风仙更加伤心。女儿离家出走时只有十七岁。那年,一个河南什么沟的叫董宫的小伙子来丽江旅游,只在客栈住了三天两人竟然一见钟情。这引起了王忠旺的极大不满。一听见“河南”二字气就不打一处来:“那是个出产骗子的地方!穷地方。还住在什么沟?一定是个穷山沟了。不行!”于是半夜十一点来到客房将董宫训斥一顿,赶出了客栈。谁知第二天早上起来,夫妇二人才发现连女儿也不见了,当然,吧台上当天的现金也被席卷一空。

女儿这一出走,一连几年不见音讯。

王忠旺夫妇就这一个女儿,擦屎刮尿养活长大,到现在一走了之怎不叫父母伤心?王忠旺在人前从不表示,只在背后生气,张凤仙却不管人前人后,只要想起女儿就泪流不止。直到他们又收养了一个男孩,心情才稍有好转。

现在香雪的弟弟王香峰已经上高中了,凤仙又有了女儿的消息,心中真是悲喜交加。她就与忠旺商量着去看看女儿。可是丈夫死活不去。他说:“在我的心中,王香雪早已死了!她要是活着,怎么能一二十年不来看她爹妈?这个不孝的女儿!不去,我丢不起这个人。”王忠旺话音未落,早已泣不成声。凤仙知道,其实在丈夫心中还是很想念女儿的。

张凤仙是在网上发现女儿的。那天与往常一样,不到午夜十二点,张风仙便睡不着觉,一直在浏览旅游新闻,从中捕捉国际旅游发展的动态。近来,张凤仙发现“精品民宿”几个字在旅游类新闻中出现的频率较高。就输入这几个字启动了搜索引擎。搜索后发现网上精品民宿的图片和文字介绍还真不少。从图片上看,这类宾馆房子建得高端大气,室内设施配备也奢华上档,叫人耳目一新。看看网上这些照片和介绍,再看看自家宾馆的现状,真觉得有点自惭形秽。

突然,一个熟悉的照片出现在眼前。那不是香雪吗?是她,虽然时隔二十多年,张凤仙仍然能认出女儿的模样。照片上的女儿站在“董郎家”精品民宿的门牌下,旁边还有那个姓董的小伙子。是他,董郎家,这不是以那个河南小子的名字命名的客栈吗?肯定是女儿家的客栈。如果猜测无误,后边应该找到联系方法。

看到女儿女婿,张凤仙的眼晴又湿润了。她顾不得细看房间设施的各种照片,只顾快速寻找联系方法。终于找到了,张凤仙迫不及待地拨了过去。

“嘟,嘟,嘟……”——振铃十五秒没人接听。张凤仙这才想起,已经十二点以后了,忙了一天的女儿该是刚刚睡着了吧。正要挂断电话,却听到有了声音:“你好,这里是董郎家民宿客栈。今天客房已满,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是女儿,女儿的声音没有变。

“雪儿,”风仙话刚出口就已泣不成声,多少话儿涌上心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一声声地呼唤“雪儿……雪儿……”

“妈妈,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儿的惊喜。

心情缓和下来以后,母女二人在电话里一直说了两个小时,直到听到女儿连续的哈欠声,凤仙才主动挂断了电话。从那以后,张风仙每天都要和女儿通一次电话。

只是丈夫王忠旺还没有缓过劲来,但每一次凤仙打电话他总要在一旁听。可凤仙让他与女儿说句话时,他却死活不肯。特别是一听到凤仙说要去看女儿,他就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经过了半个多月软磨硬磨,还发了几次脾气,王忠旺终于答应陪风仙一起到河南看望女儿。

这一天朗日晴空,风和日丽。张凤仙与王忠旺一起登上了飞往河南的民航飞机。从彩云之南到黄河之南,飞机穿云拨雾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下飞机时已近中午。夫妇二人刚出机场就看到了在人群中东张西望的女婿。

董宫接住岳父岳母的行李走到一辆崭新的奥的越野轿车旁边,打开后备箱放了进去――不用说这就是女婿换的新车吧。

一路上,为了不打挠女婿开车,两人都没有说多少话。小车一路高速不足两个小时便到了。

这是豫西山区的一个著名风景区。进了大门,董宫把车开得很慢,一边走,一边介绍情况,一边让二老隔着车窗观赏风景。路边翠竹成荫望不见尽头,潺潺的溪水如梦似烟欢快地流淌。水平如镜的人工湖碧波荡漾,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的楼宇瓦舍若隐若现。车行如梭,游人如织。大大小小的停车场都停得满满当当,就连家家户户的门前都停满了车辆……

王忠旺和张凤仙不仅赞叹:“不知道中原腹地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眼前出现了一片清幽的竹林,一栋防腐木建筑在竹林的掩映下若隐若现。张凤仙正在回忆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栋房子,车子戛然而止停在了竹林旁边。

“到了。”董宫打开了车门,张凤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她在网上看到的“董郎家”外观。

在网上看到照片的时候,张凤仙只顾寻找女儿的电话,没有顾上好好看一看网上的照片,今天到了实地她可要好好看看女儿家的“董郎家”民宿客栈。

这是个纯木结构的中式建筑。楼层不高,一共三层。从外部看去倒像一栋别墅。门楼古色古香,还有一个仿制的清乾隆皇帝的手书匾额。

听到停车的声音,王香雪带着一双儿女就跑了出来。

“珊珊、勇勇,快叫外公、外婆。”香雪叫道。

“外公、外婆。”两个孩子同时叫道。

听到这年轻的呼唤,张凤仙心都醉了,她张开双臂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拍着男孩的头“你叫勇勇?”,又捋捋女孩的披肩发“你叫珊珊?”两个孩子同时“嗯、嗯”地答应着。

王忠旺只是憨憨的笑着。

董宫把岳父岳母领到二楼:“这二楼就是你二老的住室。”

张凤仙打眼一看:中间是一个大天井,围着天井是一圈宽大的走廊。走廊上靠南的方向还有个茶座式的休息厅,一张名贵圆木造就的茶桌古朴高雅,连周围摆放的四张座椅都显得那样浑厚而古朴。西面有一个客房,靠北面一溜三个个客房。“爸、妈,你们先回去洗一下,喝杯水咱们再开饭,好吧?”

张凤仙进到女儿给她安排的住室一看,好家伙,这个客房足有四五十平方那么大!外间摆放着一组大沙发,中间放着一个米黄玉大理石茶几。靠墙的一角还有个功夫茶座。右手是个卫生间,里面的设施一看就都是名牌货,仅这一个卫生间没有三五万块钱也装不起啊!

卧室更豪华:一张大床放在中间,应当是两米二乘两米二的大床,床上设施雍容华贵,一床鸭绒被卷起三分之一铺到半床,既简洁又大方,既光滑又柔软……一色的浅黄木地板,床前的地上还铺着一条深灰色的垫毯。两边的床头柜上都放着一个华贵的台灯......

久别重逢,母女少不了家长里短、冷暖寒热说起来没有个完……

张凤仙夫妇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董宫不仅领着岳父岳母看了这条沟里的各个景点,还带着他们到周边的景区旅游了一遍。通过一路上的介绍,他们才知道女儿女婿这几年的辛苦。

董宫的家原来只有竹林里的三间草房。

小两口从外边回来以后,刚好遇上这里搞旅游大开发,没有本金的女婿就在门前支了个烧烤摊。也是依靠着这里日渐多起来的游人,烟熏火燎的三年下来竟落了十几万块钱。他们就用这点钱建起了一座农家宾馆。一个房间住四五个人,大家共用室外的一个厕所。这样干了几年以后,别人的房子都改了,来住这样条件的游客越来越少,他们只好也把房子拆掉重新设计建造,这一次设计了室内卫生间,弄成了标间独卫。后来,董宫听说其他地方有了精品民宿,房间不多还不少赚钱,就专门去外地参观了一次。那年冬天就开始改建。

“这不,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房间少了,每天接待的客人少了,收入却比原先增加了好几倍!”董宫不无骄傲地说。

张凤仙夫妇知道,别看女婿说的轻松,二十年来,白手起家,几次折腾,那其中的艰辛是别人难以体会的。

张凤仙和王东旺要回去了。王香雪把上学的女儿、儿子都叫了回来,晚上在一起吃个饭为外公外婆饯行。

饭桌上,又提起了以前的事。董宫愧疚地说:“实话告诉爸妈,那时候我真不是去旅游,像我们这穷山沟,一片翠竹林,三间茅草屋,一日三顿稀糁汤,一年野菜半年粮。还能去旅游?我是外出打工半路上了坏人的当,被骗到传销公司。连身份证都被拿走了。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无法登记住宿。也算天无绝人之路,让我遇到了香雪。我到众望客栈的那天晚上,恰好当时在服务台登记的就是香雪。我没有身份证,她竟然没有难为我。”说到这里,董宫为岳父夹了一筷子菜,继续说:“爸,那天晚上你不是把我训了一顿要我离开香雪吗?我真决心离开她了。我已经想好了,等我混出个人样再来提亲……”

“喷吧!”香雪打断了丈夫的话,“你当时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怎么混?爸妈,我第一眼见到董宫时就觉得眼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实在是出于同情……”

“梦里,似曾相识――妈妈,这就是一见钟情吗?爸爸,你是啥感觉?”香雪的话被姗姗打断。

“我一个落魄的穷小子,敢有啥感觉。只觉得亲切、温馨,家一般的感觉,象是遇到熟人了。”董官如实回答了女儿的问话。

“不是熟人,是恩人。”勇勇郑重其事地纠正。

“小孩子别打岔。听你妈妈说下去。”张风仙嗔怪道。

姗姗、勇勇这才相互吐吐舌头,收回了想说的话。

香雪继续说道:“其实,当时我只是对爸爸的冷漠不满,也是一种叛逆心理作怪,你越怕我们交往,我就越交往。我还要对他的安全负责,我必须把他送回来!也只是想送他回来,顺便再看看他的家乡怎么样,并没有在这儿常住的打算。谁知到了这里一看,自然条件这么美:遍地翠竹,一条小溪,山清水秀,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气候宜人。而且,这里正在搞旅游开发。我是从成熟的旅游区来的,我知道,要不了几年,这里就是北国的丽江。我当时就决定这里长住,永久与董郎相伴。”

“憨闺女,你决定之后为啥不回去跟我们说一声,打个招呼?”

“想过。当时我就与董宫商量回去告诉你们一声,叫你们放心。可是董宫劝我说,连个招呼都不打,一走就是这么多天。恐怕村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说你与人私奔了。本来这个风波刚刚平息,你又回去了,还想再掀起一波风潮吗?我看倒不如停几年,咱们日子好点了,我和你一起回去拜见岳父岳母。我一想,也是。就暂时将回家一事放下了。谁知一放就是这么多年。中间有几次已经准备动身了,店里又有了事情。妈妈,你干了几十年客栈,还不知道服务这一行?天天都有客人,怎么脱得了身?”

“忙,忙,脱不了身!连打个电话也没时间吗?”一直闷不作声的王东旺翁声翁气地说。

“这可怪不得女儿!爸,你们为啥连电话都换了呢?”

“唉哟,可不是嘛,咱们的电话都换成了联通。你这老头子,都是你图便宜,害得女儿联系不上!”张凤仙开始埋怨起王忠旺来。听到媳妇的埋怨,王忠旺两手抓着头发,懊悔地低下了头。

“家里的座机呢?怎么连总台的电话都换了?”香雪又问。

“不是升级了么。你走后不长时间,咱们那里的电话都由七位数升到了八位。号码可就不一样了。”

“这是一场误会。”董宫说,“其实,我们已打算今年带上姗姗、勇勇一起开车回家,这不,为了这趟远门我还专门把车换了。”

“都走了,客栈谁来管?”张凤仙问。

“有服务员呢?每天都会把报表传到我微信上。再说,我们还想顺路再到一些乡村旅游发展好的知名景点取取经,学习学习人家的管理经验。”香雪解释道。

“死妮子,你是把走娘家当捎带啊!”

“不,我这是专门带上董郎让乡亲们看看当年的七仙女今天的幸福生活!”

“好浪漫,好温馨!这简直是现实版的牛郎织女。”姗姗竟鼓掌叫好。

勇勇也竖起拇指:“伟大的妈妈,幸运的爸爸!”

“你这两个小兔崽子,还表扬?你们爸妈这几年把外公、外婆都急坏了。”

“可不要学习你们爸爸妈妈。”王忠旺笑着问外孙女儿提出警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姗姗打趣地说。

“穷山沟己经变成了富春江,我们为什么要学他们?”勇勇反问道。

“你为什么不学爸妈?善良、勇敢、勤劳,恩爱、和瞌,用自己的一双手为我们创造了这么美好的生活?”姗姗又反问勇勇。

勇勇摊开两手,耸耸肩膀,学着赵丽蓉的样子“嗯哼――”算是回答。

看着外孙儿、外孙女两人逗嘴,王忠旺夫妇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董宫右手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左手拉过岳父的手,将卡放在岳父手中:“爸,这卡里有九十万元。家里不是要翻建客栈吗?算是女儿女婿的一点心意,先用着。盖着看情况,要是不够,我再弄,”

王忠旺赶紧推开:“那会行?我把你的钱都用了,你咋办?再说,我是来看女儿的,又不是来要饭的!”

“咱‘董郎家’十几个客房,每天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还怕你女婿没钱花?”香雪笑着说:“拿着吧。爸,就当是你这个不孝的女儿对二十年前无知和任性的道欠。再说,咱家翻建宾馆我这个作女儿的不也得表示一下么?”

“不过,我有个建议,一定要盖成“精品民宿”,奔一流的弄,行吗?”这是女婿在说话。

看着这一幕,听着女婿、女儿真诚的话语,张凤仙又一次泪如泉涌……

(编者注:本文经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武汉市中医癫痫医院
北京看癫痫病医院的治疗方法
黄冈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

鱼米之乡网 | 洛阳银行电话 | 海澜之家加盟条件 | 白酒瓶子 | 苏州家教吧 | 安阳地磅 | 星座守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