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竹湖外国语学校 >> 正文

【江南】报复(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一片静寂的黑暗中,他迷迷糊糊的走进卫生间。在他那还没完全清醒的记忆中,他知道卫生间的门一定是敞开着的,就是不睁开眼睛,他也可以顺利地走进卫生间,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他在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没有任何戒备地、自由地迈进了敞开着门的卫生间,而故事也就这样发生了。

他的脚刚刚迈进卫生间,还没来得及站稳,就感到脚下有种柔软的东西在挣扎,并发出吱吱的声响。他的心抖动了一下,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在他惊讶疑惑的时候,穿着拖鞋的脚,被一种尖利的东西很深的刺了一下,那疼痛感使他差点想提起脚来。但人类的好奇心总是会在一定的时候占上风,他想知道在自己的家里,脚下到底会踩上个什么东西。

卫生间的灯拉亮后,脚下的东西使他大失所望,一只硕大的老鼠,正在他的脚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对于住在这里的他来说,老鼠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动物,在楼下的空地上,经常可以见到它们在那些洞口前,自由地出出入入,就和他们这些人从各家的房门走出来一样。只是他不明白,在三楼的卫生间怎么会有老鼠光临,而且还会被他踩上。他不禁有些气愤,认为这只老鼠未免太胆大妄为了,竟然从楼下跑到楼上来了,这完全是种越境的形为。他就站在卫生间那面大镜子前,思考着是否应该弄死这只大胆妄为的老鼠。

在思考的时候,他似乎才想起来,在自己的三十几年的生命里,杀过鸡、鱼、鸭之类的小动物,却从没杀过老鼠。他不禁低下头,想看看脚下的那只老鼠,可他看见的却是自己那晚上才洗干净的脚上,正有一点点鲜红的血,慢慢地渗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如雪地上的梅花,很是好看。他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晚上喝啤酒的那点尿意全部失踪。虽然他只有高中文凭,可足以知道老鼠是个什么玩意儿,被它咬一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如触电般飞快的抬起了左腿,那老鼠在失去压力后,似乎想朝卫生间门边跑去。只是它的四肢已受了伤,那跑也只比爬快一点。他看着愣了约二、三秒钟,心里有些不甘心,便又将穿着拖鞋的脚落在了老鼠头上。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脚以及脚上的伤口与渗出的血,不觉有了十分的愤怒。但他还是不知如何对待这只老鼠,便抄起卫生间的一个脸盆盖住老鼠,走出卫生间。

当他坐在客厅里看着自己脚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咬的脚是左脚,当他手忙脚乱找了张“创口贴”,贴在自己的左脚上后,心里还是有着一些气恼,在自己的家里会让老鼠给咬了,这说出去肯定会让人觉得荒唐,可这是个事实。想到这些他便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一包烟,顺手抽出一根,燃了起来想消消自己的火气,让自己平静一些。那只老鼠在脸盆里,不时的弄出些声响来,让他感觉老鼠的存在。他在喷出的烟雾中,想起了自己与老鼠的一些事情。记得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他很是喜欢老鼠,整夜整夜地听老鼠打架时发出的声响,那时他第一次失恋,因为痛苦的心情无法入睡。一开始他无意去听老鼠打架,后来竟听出了乐趣,有意识的在屋内放些食物,引老鼠到屋里来抢夺。那时的他可以在黑夜中,听出有几只老鼠在奔跑,跑到什么位置,并且能相象得出它们的神情。同房间的人一致认为他有神精病。想到这他不觉在灯光下露出一丝笑容。

隔壁的卧室里,传来他妻子说梦话的声音,打断了关于老鼠的回忆。想起明日还要上班与生活,他掐灭了烟头,站起身来。脚刚一使劲,便有种疼痛感使他又坐回沙发上。脸盆下那只老鼠还在不自觉地发出声响,让他感到心烦。他看着受了伤的左脚,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想:明天可能上不了班啦,而且还得上医院,做一些必要的预防工作。这样一想,他便仇恨起那只老鼠来,刚才因回忆而冲淡的愤怒,又一次的燃烧起来。明天如果不上班奖金就得少一半,看医生也还得化钱。他越想越气,深更半夜的也没招谁惹谁,给摊上这么件事。他坐沙发上想将肚子里的那些气发泄掉,而在这个时候,唯一的对象只能是那只老鼠,他决定杀了那只老鼠,不管老鼠曾给过他怎样的记忆。他站起身来朝卫生间慢慢地走去,而那只老鼠毫无知觉,还在脸盆下,为最后的一点生机挣扎。

再次走进卫生间,他稍微迟疑了一下,似乎还没想好,用什么方法来杀死这只老鼠。但他马上蹲下身来,将左脚的拖鞋脱了下来,拿在手中举得高高的。因为一种愤怒的情绪,使他很想杀死这只老鼠。他的手刚掀开脸盆,那只老鼠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柔弱的身体上,便挨了一记拖鞋的打击。鞋底与水泥地发出响亮的声音,使他在静寂中也吓了一跳。但马上被一种快感所控制,他看见老鼠的嘴角有一丝血迹流出,那双小小的眼睛在慢慢地黯淡下去。老鼠在无力的挣扎,似乎没有放弃对生命希望。这种对生命的屠杀,使他感到快乐与兴奋,他又挥动了几下拖鞋,感受着这报复的快乐。

忽然,他听见一个女人睡意很浓的声音。“你在干吗?”他停止了兴奋的举动,转过脸去,看见妻子穿着短裤与汗衫,正从卧室里走出来。雪白的大腿在暗处晃动了几下,便来到他的面前。在卫生间昏暗的灯光下,他觉得妻子很美,很是性感。望着妻子丰满的胸乳,不觉有了几分冲动。他妻子揉了揉眼睛看着他问:“你在干吗?”他还没回答,便听见妻子的惊叫。他对那惊叫感到开心,于是朝妻子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它已不行了。”说着用手中的拖鞋,拨拉了一下那只老鼠。那老鼠一动也不动,任由他摆弄,只是眼睛还未闭上,无神的睁着,似乎在看着雪白的屋顶。他妻子站在卫生间的门外,不敢走上前来。“死了吗?”他妻子问。

“差不多了。”

“那还不把它扔了,深更半夜的,跟老鼠较什么劲,明天还上班呢。”说着他妻子就自顾自的走回卧室,他听见她躺到床上的声音。

蹲在老鼠面前的他,本来已消失的愤怒,因妻子的一句话,又提了上来。明天还上班,上个屁的班,无缘无故的被老鼠咬了一口,便将所有正常生活全打乱了。他看着地上的老鼠,觉得如此对待它没有错,起码可以给自己消消气。老鼠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使他很有些扫兴,刚提上来的气愤也消了一些。他觉得有些累,想上床搂着妻子睡觉,也许更有意思些。于是他站起身来,穿好拖鞋,想找一样东西,能挟住这只老鼠,将它扔出窗外去。

他将头伸到卫生间的门背后时,便马上改变了主意。因为门背后放着一瓶汽油。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故事的性质改变了,而这完全出于一种偶然。他曾听人说过活烧老鼠的游戏,只是自己从没干过,今晚他面对这只半死的老鼠时,冒出了试试的念头。

这时他已没有了愤怒,有的只是一种做游戏的兴奋心情。他拿起门后的那瓶汽油,打开瓶塞将汽油浇在了老鼠的身上,那半透明的汽油,很快渗入老鼠的皮毛,使老鼠在灯光下,看上去有些发亮。然后他兴冲冲的,几乎忘记了脚上的疼痛,到客厅拿来了打火机。在他点火的那一瞬间,他想起老鼠会跑。于是他用手中的打火机,小心的触动那只老鼠,老鼠没动,它已闭上了那小眼睛,嘴角还流出一此血液,沾在它那褐色的皮毛上,很是醒目。他用打火机连续的触动了几下,老鼠都没有反应。他不觉有些失望,烧一只死老鼠实在没有什么趣味。可汽油都到了,还是烧吧。他没劲的在心里对自己说。于是他关上卫生间的门,将打火机伸到老鼠身上打着了火。火一下子在老鼠身上燃了起来,他也站起身来,想离那火远一点。

在他刚刚直起身的时候,怪事发生了。那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老鼠,竟然动了起来,带着一身的火,在他的脚边很利索的乱窜,使他感到手忙脚乱,毫无防备。在惊讶与慌乱中,他下意识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出于本能想远离这堆会移动的火球,而没想到别的什么,这就和他烧这只老鼠一样,只是一时的兴起。在他跑出卫生间的同时,他看见那只已成了火球的老鼠跟在他身后,并且从他身边窜了过去,钻进了卧室。他看着它钻进卧室,竟无法阻挡,不觉有些呆呆的愣在那里,他想不通一只已死的老鼠,怎么会再一次的活过来。他觉得脑子空空的,不知该干些什么。但他马上醒悟过来,顾不上脚上的疼痛,几步就跨到了卧室的门口,看见那堆会移动的火,已在床下静静的燃烧。只是床单已着了火,并且在朝被子上燃烧着。他赶紧上前拉起了他妻子。他妻子于睡梦中惊醒,看见眼前的一切后,马上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尖叫声。

北京癫痫病权威医院
癫痫病患者可以治好吗
癫痫疾病治疗最好的方法

友情链接:

鱼米之乡网 | 洛阳银行电话 | 海澜之家加盟条件 | 白酒瓶子 | 苏州家教吧 | 安阳地磅 | 星座守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