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皮肤修改器怎么用 >> 正文

【海蓝·小说】沐饮秋风苏小小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清照的那首千古绝唱《声声慢》,其中有这样几句,“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这个季节指的是晚秋,因为后面还有一句“满地黄花堆积”,这就已经把时间点明,指的是秋天那种时暖时寒的天气,就是这个时间。

苏小小与阮郁喜结良缘,那可是非常的风光,这场婚姻表面看就属于:郎才女貌苍天配,出双入对极地缘,他们各自也都深感幸福。然而婚姻并非就如此简单,出一门入一户,新媳妇都打公婆憷。所以说苏小小现在她所处的时间,也就是“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只是她一时还没有意识到而以。

苏小小现在所能依靠的只有丈夫阮郁,而他对妻子也给予了精心的照料,只是所有人他都不是一个单独的自己。阮郁身后还有他的父母,来自家庭的因素依然在掌控着阮郁的行踪,也决定了苏小小的命运。新婚之后的苏小小与丈夫阮郁整日都厮守在一起,两个人恩恩爱爱,极尽了缠绵,他们就有谈不完的知心话,抒不尽的体己情。

这一日清早醒来,太阳已经跃上了三杆,苏小小仍然纠缠着阮郁,她还不想让丈夫马上就起来。阮郁淡然一笑,说我已经出来多日,一会要写封书信托人带回去,也省得二老惦记。小小虽然点了下头,但脸上的笑容却已经消去。小小内心非常清楚,这是自己最不愿提起的事情,既不敢向往,也不能回避,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有些话,苏小小已经与阮郁解释的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就是民间的一个歌妓,只卖唱不卖身,因为自己也要生存,所以就必须要加入这一行,这就是自己的一个谋生手段。阮郁对此也非常理解,他还和小小讲,说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风尘柳巷并没有给你注籍,即使就注籍了,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另外天地都可以为你做证,清洌可鉴。

阮郁的话虽然如此讲,可苏小小心中仍然还深藏着恐惧,她不是要替自己的清白辩解,而是认为阮郁家的门槛儿太高了。如果他就是一普通民众家的公子,就象吴公子那样,或许自己也就没有了这些担心。另外身边的那些姐妹,她们哪一个不都是扯三拽两的然后才嫁了出去,只要嫁过门去能一心守着丈夫过日子,那就是好人家的女儿。小小搂着阮郁仍然不肯放开,说我就是要你陪着我再倒一会嘛!阮郁瞧着爱妻爱怜的笑了笑,说等会我还要出去一趟,让县官派人替我把信送回去。小小这才低声寻问,说官人,小小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和家里交待?阮郁马上就告诉她,说我喜欢你,这还用再和谁交待吗?小小点了下头,说我已经知道官人您是什么样的心思,可丑媳妇难免还要见公婆,我总是担心着这件事情。阮郁就放声笑了起来,说咱们小小丑吗?如果有谁敢说小小丑的话,那他就一定没有长眼睛。我阮郁的小小是天下最漂亮的媳妇。小小脸上虽然露出了笑容,可她还是提示了阮郁一句,说你就跟家里人讲,我们俩已经成亲了,最好再提一句,就说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等再恢复恢复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去看望二老,请他们一定要放心。

吃过早饭,苏小小就陪着丈夫来到书房,也就是小小从前的那间镜阁。来到屋内,小小赶紧就替阮郁铺纸妍墨,但研好了墨之后,小小却把笔握在手里舍不得再交给丈夫,她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快要跳出来了。有些事情平时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现在就要去面对的时候,小小才突然感悟到,或许命运就与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金身公子宰相家,随意轻薄杨柳花。语重言轻无法理,吞云吐雾界天塌。

直到这时,苏小小才突然转过向来,自己图慕虚名,或许与阮郁成亲这一步最后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富家公子虽然鲜亮,可他们自己却很难掌握住自身的命运,这样的婚姻最后就一定是,弃不不舍,握之不牢,水中观月,镜中赏花。想到这里,小小便提笔舔墨,挥舞间就写下这样两句:“水痕不动秋容净,花影斜垂春色托。”小小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她希望镜阁中的景色能永远的保存下去,就让那无限的春光永远都留在自己的心中。小小写完这两句,阮郁就立即替她叫起好来,但她只是淡淡的笑了下,放下笔转身就走了出去,丑媳妇如何都要见公婆,怕也没用。

阮郁把那封家书送走之后,苏小小就更加珍惜与丈夫相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明日推明日,明日似长河,妾意欲消隐,与郎身体合。有时候小小半夜里睡不着,她就要下地来赤脚随意的走,她不敢去想向明天的事情。有时候,她还会躲到没人住房间去跳那种非常激荡的舞蹈,她就希望自己的灵魂能与身体分开,这样自己就能永远追随在那个最亲爱的人身边,与他一步也不分开。

月光走日光亏,今日去明日回,小小危阮郁醉,上月消下月归,

漫长的等待如同被宣判,苏小小不知道自己将要等来的结果是什么,每日她只管陪在丈夫的身边,一切事物都要为他们的缠绵让路。对酒当歌我自欢,停杯抚琴意缠绵,曲调悠扬情思晚,不愿灵魂半空悬。

两月之余,阮郁突然接到家书,同时并收到父亲派人送来的贺礼,父亲在信中写道:小小既然品貌出众,又兼才艺卓著,家人并不反对,迂腐不治国,昏庸误扶君,只愿郁儿不执意贪欢,夫妻情谊亦有益于学业。书信连同厚礼,已点明父母恩情,望郁儿见信,尽快把学业执起,切勿耽搁科考之事。云云。

看到这封信,苏小小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原来公公不仅位高权重,还这般的通情达理,难怪他的官职就能做到宰相这一步。风柔雨顺石清,心宽眼亮天明,喜悦由衷笑展,家书如令,小小脚步轻盈。阮家的一封书信,扫去苏小小心中所有的阴霾,饭也吃的下,觉也睡得香,出入之间,她就如同一只欢快的飞雀,又如百灵鸟那般的喜悦,歌声带着笑声,身影缠着花影,家里又恢复了往日那般的欢快。

没几日,阮家的另一封书信又被送到,信中提到公公因风寒而卧床,苏小小就赶紧替阮郁打点行装,并催促着他赶紧回家去探望。送别的路上,小小反复劝告丈夫,说回到家里一定要替我向公婆问安。又说如果不是突然接到消息,我也会随着你一同回去。她还要阮郁一定与公婆讲明,自己非常希望能回去照料二老的起居。

自从阮郁离去,苏小小整日就几乎再不再出门,她始终都在盼望丈夫能早日归来,但一直就是:一日去两日远,三日四日时光短,五日六日总退去,再无相聚亲情软。小小左等右等如何都等不来阮郁的信息。“夜夜常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小小只能吟诗以解愁闷。

看到苏小小整日总是愁眉苦脸、泪水涟涟的样子,吴公子就提出自己可以送她去金陵。苏小小却摇头,说不能如此冒失,阮家那样的身份,即使自己就去了金陵,没人替自己通报,如何都进不去家门。另外没有公婆的邀请,自己突然造访,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吴公子便再出主意,说我还可以代替小小专门去金陵探听消息。小小再没有其他好办法,只能依着吴公子的主意,于是就赶紧给他准备行囊,但到了临走时还是反复嘱咐,说到了西陵之后,万万不可造次,只要能探听到相公的消息,你便要及早赶回来。于是吴公子便出门去了金陵。

却说吴公子很快就赶到了金陵,他先是四处托人打探消息,可如何都讨不来阮郁的真实情况,因为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宰相府里的事情。后来吴公子就花钱打通几处关节,这才与宰相府门房的人混了个熟头熟脸,于是才探听到阮郁的一些情况。

阮郁先前急匆匆赶回到家中,他就赶紧来见父亲,不料父亲却安然无恙,并没有生病。阮郁正觉得奇怪,阮道却怒骂起来,说你这个不孝的子孙,阮家还要你何用?一个贱女子就迷住你的心窍,来日何以再承担重任?阮郁便与父亲解释,可阮道就再番怒骂起来,后来直到阮郁不再言语,阮道才得意的讲,说我如果不略施巧计,你如何还能回来?并不由阮郁再分辩,直接就派家人将他关进书房。阮道又另做主张,为阮郁另行择娶名门闺秀。后来阮郁就以绝食抗争,于是阮母就赶来劝解,说我儿你就先让上一步,等你办完了婚事,你再争取来功名,那时为娘就可替你做主,你自己也可再娶几个侍妾,那时候再把小小迎进家门也并非难事,想必那姑娘也不能怪你失信薄情?到了此时,阮郁也只能低头不语。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回来,苏小小却如何都不肯相信,她认为没有任何字据,那就属于道听途说,阮郁他如何都放不下自己。吴公子就答应再次赶奔金陵,说我这次一定要讨回阮公子的书信。

春去夏回,吴公子终于带回来阮郁的亲笔信,就是一首诗,四句话,阮郁把自己现在的情况讲的非常清楚。那上面的字迹历历在目,确实就是阮郁亲笔所写,不容苏小小再不相信:

时光退走难收回,家父威严怎相违?新妇生于富贵府,西泠桥畔不便归。

苏小小双手捧着阮郁的这封书信,只见她脸色苍白,双手微颤,眼里噙着泪花,许久才艰难的讲出一句话,怎么会是这样呢?

尽管吴公子一再讲述阮郁当初交给自己这封信时的情况,说小小,你听我仔细和你说,阮公子他现在没有任何自由,他连宰相府的大门都难走出一步,如果不是我替一个家奴打了几天班,那就连阮公子的面也见不到,他也是被逼无奈,他还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让你多多保重!小小如何都听不进去,现在有这封书信为凭,也就是说,尘世之中,如何的海誓山盟都是虚情假意!即使就是亲人之间,那也是人去楼空,这种事情我早就有过经历!

我不信!谁的话我都不信了!苏小小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她的精神似乎也已经接近于崩溃。

贾姨妈满脸挂着泪水赶过来相劝,说小小呀,你的命怎么就这样苦呢!咱们小小这可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怎么就拴不住阮公子的心呢?小小呀,你就听几句姨妈的劝吧,王孙公子太无情,转身离去呼不应。小小,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其实你就是姨妈的命。姨妈和你说,咱不哭,咱不哭,天下的男人都是猪。女人这一生不好过,谁能不恨这无情夫。小小你先别发怒,也别迷糊,咱们有吃有喝还有屋。男人基本都不是物,他们天生就歹毒,咱们女人不能怕,他们贪图咱就更不能输,小小你还有着好本钱,你还有着很多的路,咱就打开家门把生意找,有了姿色就是女巫,招牌明天咱就挂出去,你叫小小你姓苏。

贾姨妈的一番话还真就劝住了苏小小,她很快就明白过来,也不再拚命的哭,这场婚姻原本就靠不住,怪就怪相遇在当初。阮郁他是宰相家的公子哥,他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谁能拦下把他阻?自己要谋生,只能入青楼,如今已经被人耻被人笑,这就是自找被羞辱。小小哭过一场又一场,可内心的伤痛还是不能抹平,她不想再去见任何人,伤心难过痛不欲生,自己那一片深情付东流,满腹的委屈无处说,想起这些就泪水涌。阮郁呀阮郁,难道你就不怕伤天理?你抛弃小小天理都难容。

苏小小以被蒙头哭不够,她就任由着泪水向外倾。

贾姨妈就只能在身边劝,顺便再把她来守。天黑了又亮,转过天明就又是一天休,姨妈几次揣来汤水喂小小,说小小,你再少喝那么一小口,就让姨妈这个面子留。其实出了这种事情谁都不能怨,男欢女爱大家都是这样走,男人的两条腿谁也拴不住,他们不能留下来把家看,只能出去把国守,剩下咱们女人还能干些啥?谁能谋生谁就有。这些话姨妈已经讲了许多年,我也是前后看过再左右瞅,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过,有钱有势才能常年都守在家门口。小小呀,你就想开了一点吧,咱们不羞,咱们一点也不丑,是他们阮家人自己得了便谊又卖乖,他们就是那种呲牙狗。小小你不用伤心又难过,也不用再把泪水流,所有的女人都是打这条路上过,只是你还年轻知道的也少,所以你才愁。另外你也都看到,这附近也一直都是肥水往外流,有貌的女人就容易被领走,剩下的那些女人她们就只能乘船外出去把人勾。所有的女人都得这么活,姨妈可是一句都没有骗你的话,有钱人他们说啥就是啥,他们吃着肉,还要喝着酒,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往家抢,也不知道他们怎样才能把那么多的女人搂。

几天下来,连贾姨妈自己也都被累瘦,可苏小小她仍然还是个愁,她不想出去转,更不愿往远处走,每天她就只喝那么几口汤来度命,实在挺不住时就少喝上几口酒,贾姨妈就硬劝着让她再吃块肉。小小就连连的摇头,说姨妈你就不用劝我了,只要我能喝一点东西,那就是我还不想走,我只能继续在你的身边留。

情深伤人苦,无辜泪水流,红颜多薄命,负心几时休。

河北省癫痫医院哪里好
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
老年癫痫病该怎样治疗

友情链接:

鱼米之乡网 | 洛阳银行电话 | 海澜之家加盟条件 | 白酒瓶子 | 苏州家教吧 | 安阳地磅 | 星座守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