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欧服英雄榜 >> 正文

海鑫停产50天背后高层沉默政府否认代发工资

日期:2015-1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海鑫停产50天背后:高层沉默 政府否认代发工资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向记者表示,“海鑫钢铁的未来还是以悲剧收尾的可能性大一些。作为钢企,海鑫并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另外,资金黑洞阻碍了别的企业的收购步伐。”

5月9日证券日报报道

运城市政府召集几乎所有相关职能部门及金融机构,由运城市常务副市长王殿民亲自挂帅,赴海鑫集团现场办公。不过,政府出面能否控制局面,厘清海鑫钢铁当前乱象,业内仍表示质疑

截至昨日,海鑫钢铁停产已达50天。对此,海鑫钢铁高层依旧沉默,未向外界做出任何答复。不仅如此,随之而来的银行上门讨债,工人代表堵门讨薪,海鑫钢铁公司内部现在混乱不堪。

鉴于此,地方政府也不得不出面协调。日前,运城市政府召集几乎所有相关职能部门及金融机构,由运城市常务副市长王殿民亲自挂帅,赴海鑫集团现场办公。不过,政府出面能否控制局面,厘清海鑫钢铁当前乱象,业内仍表示质疑。

政府否认代发工资

值得一提的是,据传言,运城市闻喜县政府此前拿出3000万元“维稳资金”为海鑫集团给员工代发工资。

对此,“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这笔钱如果只是垫付以缓解海鑫钢铁目前的危机,将来海鑫钢铁归还,可以理解。但如果是政府自己掏钱去帮海鑫补这个窟窿,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企业不是政府的企业,钱是纳税人的钱,政府没有理由拿钱去这样无偿帮助海鑫钢铁。”

记者为此联系到闻喜县县政府相关人员,其向记者表示,“拿出3000万元帮助海鑫钢铁发工资是外界谣传,政府并没有出这笔钱”。

海鑫钢铁负责工程建筑的工人代表苏某向记者透露,他们至今仍然没有拿到工程款,现在也时不时堵在海鑫钢铁公司门口讨要说法,但是基本都是石沉大海。

苏某还向记者表示,此前,在政府的协调下,海鑫钢铁向他们承诺到时会变卖公司存货来抵偿所欠工程款,不过后来遭到搁浅,库存仓库全部被封。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获悉,海鑫钢铁的存货尚不足以抵债,可谓是杯水车薪。

苏某透露,最近,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和他们开过一次会,政府所表达的意思是,所欠工程款会在海鑫恢复生产后补上。

然而,复产一事却杳无音讯。“复产的事早就说过了,一开始说半个月之内就会复产,这都一个多月了,现在的情况就是无限期往后拖,再说现在钢厂内的高炉已经全部停产,复产需要大量资金,这笔钱从哪里来?”苏某向记者气愤地表示。

而此次政府出马,到底能处理到何种程度非常令人关注。在海鑫钢铁向运城市政府上报的复产方案中,为实现复产所需筹集的资金数量高达13.27亿元。

在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看来,即使政府出面,也很难在短期内找到好的解决办法。张琳表示,海鑫钢铁是闻喜县乃至运城市的支柱产业,涉及纳税、就业、以及其他相关行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政府现在也是急的抓破脑袋。

张琳进一步表示,海鑫钢铁的问题很复杂。从抵债角度看,要把海鑫钢铁的资金黑洞补上需要一笔巨资,难以筹措;或者鼓励同行收购海鑫,但更难寻得接盘者。从高炉复产盘活资产来看,复产需要逾13亿元资金,这绕回了难以筹钱的阻碍,即使顺利筹资复产,海鑫能否成功转型或者产生新的利润增长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标准的)将极为关键。复产后若是逃脱不掉被市场洗牌出局的命运,“救”的无意义。

鉴于此,“政府此次出马的效果并不让业界乐观”。“复产,也只是在充满泥泞的道路上多喘息一会儿而已”。张琳直言。

高层沉默意图难辨

面对外界的质疑和围城之势,海鑫集团少帅李兆会在解决海鑫钢铁困局上到底抱着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值得揣摩。

“现在我们一致认为李兆会不想再管海鑫钢铁了,他的心思从头到尾就没放在钢铁这一块。”苏某向记者表示。

“李兆会、李兆霞基本上不在海鑫办公,通过我这几年的观察,他们来钢厂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有一个总经理和各个部门的经理在管理钢铁业务。”苏某表示。

事实上,李兆会不在钢铁业务上花心血,这已是众人皆知,对于李兆会来说,资本市场似乎更是他的兴趣所在。

早在2004年11月份,海鑫集团旗下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5.9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这是李兆会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海鑫实业在2007上半年的股市高点,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

业内有种说法,海鑫钢铁所欠下的巨额债务与李兆会对公司的管理不善以及“三心二意”不无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债务危机如何处理,海鑫钢铁高层至今仍未给出明确回复。张琳表示,“如果李兆会真心想海鑫钢铁恢复生产,肯定会急于奔走在政府、银行、或者寻求买家的路上。但是政府此前宣布海鑫4月19日恢复生产以落空收场。而海鑫停产已达50天,除了口头上要恢复生产,期间李李兆会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业界很不理解。”

“李兆会现在的态度就是让外界感觉他好像在 放任 海鑫的生死。”张琳说道。

困局难破

“没有资金,就不用谈复产,政府能做的,也只有去协调银行。退一步说,即使复产,海鑫能不能盈利还是问号,就算赚钱了,也是拿钱去补之前的窟窿。目前环境下,强行复产不被赞同,虽然表面上看来工人回到工作岗位上班了,工厂又开始运作,但是能否快速扭亏才是关键所在。”张琳道。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向记者表示,“海鑫钢铁的未来还是以悲剧收尾的可能性大一些。作为钢企,海鑫并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另外,资金黑洞阻碍了别的企业的收购步伐。”

张琳认为,在当前情况下,钢铁产能过剩趋势明显,被淘汰出去实属正常,这是钢铁行业要发展必然带来的阵痛。“地方政府与其这样 死马当活马医 ,不如更清醒地认识到只有淘汰无法生存的钢企,行业才能进入成熟期,加速变革是与工业自身的发展规律合拍的。”

(编辑:江波)

友情链接:

鱼米之乡网 | 洛阳银行电话 | 海澜之家加盟条件 | 白酒瓶子 | 苏州家教吧 | 安阳地磅 | 星座守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