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兰宝传感器 >> 正文

【笔尖】烟花如梦(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他和她,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在豆蔻年华的月下花前相互许下诺言。

他,今生非她不娶。

而她,亦非他不嫁。

然,一切天意弄人,事与愿违。

当亲情与爱情背道而行时。

她必须在血浓如水的亲情和凄美深刻的爱情中做出选择。

但,无论选择哪一方,结果都是痛苦而难以抉择的。

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注定不能白头到老。

那一段醉人心弦的记忆,那一场繁华似锦的爱恋。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里渐渐消融。

曾经许下的地老天荒,终究在似水流年中,烫下无尽的感伤!

『一』

太子府邸。

府内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红笼高挂,明灯照亮了十里长虹,双喜剪纸,红绸缠绕了四周屋顶。内堂静坐,红烛明媚,人声喧嚣。各处洋溢着一片繁华喜庆景象。

今日,正是当今太子迎娶太子妃之日。

大学士府。

庭外渐出的晨曦,日照西窗,闺房内,透过粉色薄纱门帘,纤细女子静坐胭脂台,两名侍女正在轻柔地帮她束发。古铜境内映照出的那张憔悴脸庞,虽已浓妆艳抹,却还是掩不住满脸愁绪,淡扫蛾眉下的那双眼眸,顾盼生辉,撩人心怀。远方琴音,悄然消逝,伤怀满心,声声入戏。泪水打湿眼眶,不小心滑落嘴角,荡起心底几许涟漪。

她,出水芙蓉,仙姿玉色。

她,才貌双冠,娴静端庄。

她,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她,拥有风华绝代的文采,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她,就是当朝一品大学士沈博文之千金——沈若离。

这个在京城最具传奇的女子。

今日,她将要嫁入太子府,成为千万女子梦想中的太子妃。

但,当她金瓒玉珥,珠围翠绕,艳妆华服,凤冠霞帔的这刻,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快乐。相反,萦绕在她心底的,只是无奈,只是无限的屈辱和痛苦。

不多时,花轿入门。

她被搀扶着走出府前,耳边没有父母的叮嘱声,没有亲戚的相送声,有的只是树枝上盘旋鸣叫的喜鹊声。

几多凄凉,几多惆怅。都被响彻天明的鞭炮声带走,吹入风中。

她就像个木偶,在被人牵制着,走完了一切不该她走的行程,行完了一切她不该行的礼节,最后,被送入那间寂静陌生的新房。

前厅客院。

太子向前来的客人们一一敬酒,在席上,他毫无顾忌地谈笑着。在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欢快的气息,他的快乐被大家尽收眼底。对于这一天的到来,他已经等了许久。他对她的感情,众所皆知。最清楚的或许要数他的额娘。

从小到大,个性霸道,固执,甚至有些冷酷无情的儿子,见过无数女子,其中不乏有王亲贵族、名门之后、官宦之家的小姐,但他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唯独对她,却是如此钟情。

『二』

午夜时分,来客纷纷打道回府。

夜空中的月色被浮云遮住了脸,只露出一角余光,柔和的月光,轻轻的洒落在窗台,照出了一张清晰的轮廓。

太子妃换上了一袭粉色衣裙,独自坐在古琴前。

今夜,风静如水,心荡波澜。微风吹乱了思绪,带来了无尽哀愁。

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一抚,顿生满色琴音。她的心随着音符,悠扬的飘荡在空中,指间渐渐流逝的记忆,被珍藏在最深的心底,泪随风飞,心也跟着飞扬。

山涧中奔流直下的瀑布,艳丽的鲜花铺满丛林,轻柔的朝阳洒在河面上,倒映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兰亭内,一位亭亭玉立的清秀女孩静坐于此,手下轻盈的弹奏着曲子,悠扬的琴音传遍山间,潺潺流水为此欢快奔腾,粉色桃花漫天飞舞,槐树枝头上的小鸟流连忘返,只为倾听这曲天籁之音。

一曲未尽,女孩身旁的俊俏男孩便起身鼓掌。

“若离,你弹奏的曲子真是越来越好听了!”

“是么?是这样么?”

“是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你喜欢听吗?”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了。辰轩最喜欢听若离弹奏曲子了。”

“那我以后每天都弹奏曲子给你听。”

“若离,你愿意只为我一人弹奏吗?”

“嗯,从今以后,我只会为辰轩一人弹奏曲子。”

“哦,太好了,太好了。”

正值豆蔻年华的他们,手拉着手在山间尽情的欢笑。

“从今以后,我只会为辰轩一人弹奏曲子。”

“我只会为辰轩一人弹奏曲子。”

房门轻轻地被人推开,思绪还在萦绕,却被无心打断!

若离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的英俊男子。

他的喜服光亮鲜红,一尘不染,头发用上好的翡翠玉簪束起,两条金黄绸带顺着乌黑的长发滑下。一张俊秀白皙的脸颊,浓密的眉毛下,露出那双深邃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那张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

他在门外就已经聆听到了屋内的琴声,琴音里带着一丝幽怨和一份愁思。太子看着古琴前的若离,缓缓走向木桌,倒了两杯酒,随后走到若离身前,将酒杯递给她。

若离不接。

太子低头深深地看着她。

若离低着头,不去看他。

太子转身放下酒杯,坐下,静静地看着她。

“如今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你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就算你不喝这合欢酒,也依然改变不了你的身份。”

若离不语,低头准备弹奏曲子。不料,却被太子双手抚住琴弦,若离抬头紧紧地看着他。

“太子妃,时候不早了,该伺候我更衣了!”

若离将自己的唇,狠狠地咬出一齿血印。

虽然心痛,但还是骄傲地说着:“怎么?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若离看着他一脸桀骜不驯的傲气,顿生怒气,愤怒地将身前的古琴掀倒在地。随即起身走向屏风。

太子看着她,伸手一把拉住她。

“放开我!”若离低声说到。

太子摇着头,“这次得到你,此生我都不会放手。”

若离静静地站在那里,微微蹙眉,眼泪悄然流出,滴落在粉色衣袖上,渐渐渲染成一朵白色梅花。她转过身,眼含泪水地看着他。

“你赢了?”若离眼神中流露着无尽的哀伤,泪水打湿眼眶,分成两行。“但是,就算你得到了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又能怎样呢?”

深邃的眼睛,带着一丝凄美的忧伤。内心莫名的触动,揪心的疼痛。这句让他心痛的话,竟然出自她的嘴里。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强势的感觉竟然被流淌的泪水打湿。他无法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心,他是那么想得到她,却又不愿勉强她。纠结的情绪在顷刻间被打开,无辜的眼神,滴落的热泪,使他选择了后者。

“若离,我一定会让你接受我的。”太子说完便将若离的手轻轻松开,“很晚了,早些休息吧!”太子深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房间。

他赢了!赢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没赢过。王者不该是这样,但是,那又该是怎么样呢?

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不管做出多大的努力。对他而言,都无所谓。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和她在一起就好!

夜,如此的深,心,如此的静。这一宿,若离伴着支支红烛燃尽至天亮!

『三』

清晨微明,百鸟啁啾。破啼初晓,朝阳四洒。明丽的晨阳倾洒大地,照着盛开的蔷薇花。弥漫着的晨雾,像薄薄轻纱,慢慢被撕扯开来,露出清晰的画面。园中盛开着的鲜艳蔷薇花,吮吸着滴落在叶瓣上露水,像要努力的挣脱命运的枷锁,延续着生命的意义。新的一天,象征着新的开始。

次日一早,太子府内的四名侍女就已来到了新房。她们要帮太子妃梳妆打扮,因为根据皇族礼仪,太子婚后的第二日便要进宫面见皇上。

那座四四方方,神圣而庄严的皇宫,像一个没有自由,没有生气的金色笼子。它自私的将那些美好的,快乐的,幸福的东西一一据为己有。与世隔绝在这座宽阔的房子里,看似繁华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多少悲欢离合。那些流过的泪,统统被随波逐流的雨滴带走。那些盛开着的灿烂梨花,直到花落凋零的那刻,才会看到那些一辈子被鲜亮光环照耀下的真实面目。

若离从小到大的心愿,就是期待着和她心爱的人,骑着骏马奔跑在一片绿茵茵的辽阔草原上,感受着阳光普照大地,微风吹拂脸颊的轻柔。白天,他们拿着马鞭,一同在草原上放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娴静生活。晚上,两人围着篝火,憧憬着他们美好的未来生活。她轻轻地躺在他的怀里,抬头仰望幽静夜空,看着那轮皎洁的明月,数着星星进入梦乡。她是个向往自由的女子,她喜欢和心爱的人拿着自制的风筝,把它放飞在天空中,让它随风飘荡,去到它想去的地方。她渴望着自己可以和心爱的人过着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安定生活。

可是,天不眷顾,事与愿违。她嫁给了当今太子。今后,她也会住进这个笼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身躯不禁地颤抖着,她不敢再想,因为眼前坐着的已是皇上和皇后。

后花园内,四人环坐在兰亭之中,品茶,赏花。

皇后上下打量着这位太子妃,对于若离的美貌,她不禁惊叹,世上怎会有如此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奇女子。

皇上看着太子微笑着说:“听闻太子妃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无一不晓?”

太子放下茶杯,“回父皇,确实如此。”

“那好,今日朕深有雅兴,不如就请太子妃为大家弹奏一曲,助助兴吧!”

皇上说完,若离的茶杯轻轻溅出了茶汁。

太子用手轻抚着若离的手,示意她。

若离抽开自己的手,摇头说:“回皇上,若离不想弹。”

“哦?为何不想弹?”皇上疑惑地看向她。

“若离。”太子看向她。

“回皇上,若离今生只会为一人弹琴。请皇上收回成命!”若离说完,便起身低头跪在地上。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大家都没有想过,这世上居然有人敢拒绝皇上。

“父皇。”太子的脸色有些尴尬,神色凝重地看向皇上。

“哦?还有这种规矩呢?”皇上喝了口茶,看了看若离,“既然如此,朕也不强然所难了。你起来吧!”皇上是个性情中人,他理解若离的心思。

“谢皇上!”

“还皇上皇上地叫啊?该改口了吧?”皇上笑着说到。

若离低着头,没有说话。

此时,皇后笑着拉起若离的手说:“皇上,太子妃第一次进宫,对一切都不太了解。本宫想和她好好聊聊,不如这样,让太子妃陪我去那边走走吧!”

皇上点点头,“那好,太子妃就陪皇后到处走走吧!”

太子看着皇后和若离远去的背影,转身看向皇上,“父皇,儿臣有事要和您商议。”

“什么事?你说。”

“是关于沈大人密谋造反一案,儿臣以为,鉴于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应该就此结案了。”

皇上听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向远方。

好一会,皇上看着太子,“这件案子是交给你审理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是,父皇。”

太子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没有人察觉,也不会有人知晓。

『四』

满堂春花香四溢,庭院阁楼繁华景。

皇后带着若离来到锦秀楼,两人漫步在河池边,清澈见底的幽静湖水,被迎面吹拂的微风荡漾着波澜。四周开满了鲜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香气。

“早就听闻太子妃是个不平凡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皇后还是叫我若离吧!”

“若离?很美的名字。难怪麟逸会这么喜欢你。”皇后看向池里的鱼儿,伸手扔着一把鱼食,笑着说:“虽然麟逸并不是哀家所生,但是我待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如今你以为太子妃,哀家也会像待自己孩子一样的待你。”

若离不解地看着皇后,“恕若离冒昧,皇后难道没有自己的孩子吗?”

皇后的手顿时颤抖了一会,眼神忽然充满哀伤,那种神色,像是感触着内心最深处的痛。

皇后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曾经有过,但很久之前就没有了。”

若离自知说错了话,连忙解释,“对不起,皇后,我……”

“你没有错,不用说对不起。”皇后看向她,“或许是哀家没有儿孙福,曾经有过一个皇子,但是后来死了。”

若离听后大吃一惊,甚至不敢相信。

“他是所有皇子当中最聪明,最能干的一位。也是最深得皇上喜欢的孩子。他从小就勤奋好学,三岁时就已经背的《诗经》,四岁时就能自己题诗写作。五岁已经把书房中可看的书阅完。而且他还喜欢习武练剑,骑马射箭。七岁那年,皇上将他立为太子。”皇后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若离细细地聆听着,只觉得这位太子与众不同。

“可惜……”皇后轻轻地叹着气,不敢去回忆,甚至害怕再次想起。

这是后来若离知道的。

那是一次意外,太子去皇家猎苑狩猎,不小心掉入悬崖,皇上派出大批人马去寻找,但却始终找不到太子的尸体。是啊,那么深的悬崖,掉下去早该粉身碎骨了。皇后得知这一消息后,大病了一场,她不相信她的儿子就这样离开了她,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好长一段时间,皇宫内就像沉睡的森林,没有一丝气息。直至后来,有人提议将三皇子立为太子,也就是现在的麟逸。皇宫内的气氛才有所改观。

宝宝得癫痫的症状有哪些
辽宁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癫痫抽搐应怎么急救

友情链接:

鱼米之乡网 | 洛阳银行电话 | 海澜之家加盟条件 | 白酒瓶子 | 苏州家教吧 | 安阳地磅 | 星座守护星